注册“在树下” 登录
在树下 返回首页

可叵的个人空间 https://www.zaishuxia.com/?121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今天当面见到了他,回顾爱他的这些年

热度 3已有 997 次阅读2017-7-16 16:24

一切开始于小学五年级暑假的一个午后,在电视上看到你在唱《生如夏花》,旋律一瞬间抓住了我,然后调大音量,全神贯注地听,曲调,歌词,甚至你紧紧握着话筒唱歌的姿态,合在一起,不断向我的深处钻。如果我曾体验过灵魂出窍的感受,就是在那几分钟。

那时是2006年,你早已沉寂,加上那时家里还没有网络,我听不到任何关于你的消息。

幸运的是暑假快要结束的一天中午,我路过这个城市最大的一家音像店,那时的我根本不清楚音像店是干什么的,甚至不知道用CD听歌是怎么一回事。然而,是命运吧,我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,然后发现了《生如夏花》专辑,懵懵懂懂地买回去,用台式电脑捣鼓半天。那一个下午,两点到七点,我一首一首地听过去,时间从未过得这样如梦似幻,直到我多年后学到“醍醐灌顶”这个词,才能描述出当时的感觉,虽然它依然很不准确。

再后来,我又一次路过音像店的时候,细细寻找,发现了再版的《我去2000年》,喜滋滋地买回家。只是,一个五年级的小女孩能理解唯美浪漫,孤独忧郁,却还不理解青春的愤怒和茫然。

有了CD之后,我常常在家听你的歌了,但弥漫在你歌里的绝望,对我却还只是隐约可见。我想那是因为我的初中过得非常快乐,生活很简单。记得有一次听肖复兴先生的讲座,他提到一篇小说里面的女主人公,在人生低谷时很爱读鲁迅,后来成了阔太太,书架上的鲁迅换成了高跟鞋。“文学是给失意的人的”,他这样总结。我想你的歌也一样,在我人生顺遂的时候,不能完全了解。

很快初中毕业了,我在中考时考到了这个城市的最高分,短暂的兴奋过去之后,整个暑假,我隐隐感到不安。

高中开始了。我每天都能感觉到无形的压力,虽然我在理智上知道,无论骄傲还是压力都是错误的。但是,谁能做到呢?我背负着压力顺利地过了一个学期,导火索就这么突然到来,一次人际关系的破裂唤醒了我心中的猛兽。我在对方冰冷的沉默中陷入自我悲哀,每天放学回到房间只剩流泪,最后,我感到一切都不再重要,我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。

可我实在想不出能够说服自己的人生意义。我一周没说话,默默审视听到的每一句话,我绝望地发现,村上春树说的是真的——“直言不讳是件极为困难的事。甚至越是想直言不讳,直率的语言越是遁入黑暗地深处”。你在采访里说你不相信语言,比起语言更信任音乐,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。

伴随着一直以来无法释怀的压力,我在日复一日的默默思考里走向了抑郁。我丢失了一切我热爱的东西,电影,小说,旅行,美食,我无法提起任何兴趣,我什么歌都不听了。我不敢告诉家人,虽然他们也许察觉了一些蛛丝马迹。精神的痛苦折磨着我,我几乎不再写作业,我逃课到电影院只为寻求两小时的麻痹,我逃学跑到冰天雪地的湖边,我在暑假结束时不回学校,我在泪水中度过许多黑夜,我产生了霍尔顿式的装作聋哑人远远离开的想法,我写遗书,我策划买安眠药死在公立图书馆门口。

然而安眠药最终没有买到,我熬过了最痛苦的日子,在那之后抑郁像抽丝一样缓慢地减轻。我考到了北京的大学,虽然心中伤口还不时流血,但表面看起来已与常人无异了。

一天晚上,音乐播放器随机播放到《我去2000年》,隔了这么久我再一次顺着你的作品听下去,迎来长达两个小时的泪如雨下。那些旋律砸在我心上,才发现这几年的困惑和挣扎早被你写进了最初的歌里。在漫长的抑郁和挣扎之后,我终于明白了你歌里的那些愤怒,茫然和挥之不去的忧伤,明白了为什么你一时坠入绝望,一时又自我安慰式地燃起希望,明白了那些在极致自由浪漫背后的死亡气息。我大概了解了多年前的那个午后,瞬间击中了我的东西,到底是什么。

2015年,我去看了北京的演唱会,离得那么远,我还是没忍住眼泪。

抑郁情绪时不时地反复,我有时疯狂地听你的歌,有时不敢听你的歌。

2017年4月,你发了新专辑,14年过去了,你和你的歌都变得更有力量。

昨晚,你来到我长大的地方演出,我喊“我爱你”,你答“我也爱你们”,你似乎心情很好,不仅吐舌卖萌,还对观众大声喊“牛逼”。而我唱着最初听到的那首《生如夏花》大哭,虽然我本不想这样的。

今天早上,因为知道你晚上在北京还有演出,所以来到机场等你,哪怕只是看看你。我站在安检口附近张望,一回头,你那么突然地出现了,我走上去,对你说:“师傅你的歌越来越开阔了,真为你高兴。”你微笑了一下,很小声地说:“谢谢。”我知道我不只是对你说。我知道,我漫长的青春期终于在大学毕业的这一年,有了可以结束的征兆。


路过

鸡蛋
2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5 个评论)

回复 眼镜蛇 2017-8-4 12:49
真好,圆满了。
回复 可叵 2017-8-11 21:53
眼镜蛇: 真好,圆满了。
是啊,不再拧巴,开始抱着从容的心情爱他了,平和稳定,感觉很舒服。
回复 oujiakuang 2017-9-11 10:12
291993575 刚建了一个群,一个人都没有加的,看你有兴趣吧。
回复 可叵 2020-2-1 17:24
oujiakuang: 291993575 刚建了一个群,一个人都没有加的,看你有兴趣吧。
这么久没来了,才看到,感谢你的好意,但是抱歉我不用QQ,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条,有缘看到的话,如果愿意可以加微信wyq7690
回复 可叵 2020-2-1 17:53
隔了这么久再看这篇,还是会眼睛酸酸的,好没出息。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“在树下”

手机客户端|表单|在树下 - 朴树歌迷网 ( 京ICP备19054389号-1 )

GMT+8, 2021-7-30 22:51 , Processed in 0.044394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ZaiShuXia 2012-2017

返回顶部